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情感故事 > 文章正文

谁的青春没有浅浅的淤青(一)

时间: 2019-08-19 02:36 | 编辑:

莫非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再遇见他。

高中毕业之前,莫非一直是活的很单纯的、单纯地学习、单纯地交朋友。甚至单纯地始终喜欢同一个人。

第一次见到梁帆,是在高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上,那个时候考试作弊是一件既值得佩服又值得胆怯的事,莫非眼看着梁帆被监考老师赶出考场,除了有些惋惜也没太在意,再见到他时,是在考完试后的第一个周末。在学校门口的超市,莫非刚挂完妈妈的电话,梁帆叫住了他,“喂,同学,借你手机用一下怎么样?”说着顺手抢过莫非的手机打起来,待莫非反应过来时,梁帆俨然已经悠然自得的聊了起来,“你小子怎么跑香港去了啊?不会被富婆包养了吧?”莫非听到这,差点吐血,感情这小子用自己的手机打长途!十几分钟过后,梁帆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了莫非,并毫不知耻的说,同学,你用的是移动的卡吗。信号怎么这么差啊,打长途很不给力唉!莫非当时真的有上去给他一拳的冲动,可是还没等这种冲动爆发,梁帆早已逃之夭夭了,直到第二天的公共地理课上,她再一次看到梁帆,才知道原来他在隔壁班,并且听说他是出了名的混混,令老师最头疼的学生。莫非暗自想,希望自己再也不要遇到他。

第二个周末大休,莫非在回家的路上被一群流氓截住了,莫非说自己没有钱,他们不信,开始翻莫非的书包,并且抢走了莫非的手机,莫非恳求他们把手机留下,一个黄头发的小流氓扇了莫非一巴掌,他们正打算离开,梁帆和几个篮球队的队友路过,梁帆认出了莫非,他们拦下几个小流氓,要回了莫非的东西,临走时,梁帆对莫非说,不用谢我,就当谢谢你上次给我用你手机了。

想到这,莫非叹了口气,继续工作,都过去七年了,还想那么多干嘛,七年了,什么都变了,如果他还活着,也许早已结婚生子,再想只是自己徒增伤感罢了。

下班后,莫非照例来到福利院看那些孩子们,听到一些身体有缺陷的孩子们天真无邪的对自己喊着莫非阿姨,她的思绪不禁又回到了七年前,回家路上被劫之后,莫非再也不敢一个人回家,她2对梁帆的印象也不再像起初那般讨厌,后来他把她当作了朋友,再后来,他带她来到这个福利院,梁帆说自己经常会来这里帮忙,因为来这里,他会觉得自己是有用的,不是他们口中的混混,莫非突然觉得身旁的这个少年很高大,他的善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看到的,高三时,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为高考努力着,班主任每天在耳边提醒大家“不努力高考,你们如何比的上富二代?考不上好大学一辈子都翻不了身……”谁也无暇顾及谁和谁长出爱恋的萌芽,而爱情,在两个懵懂的少男少女心中发芽、可是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提这个,这在即将高考的他们来说是个结,说破了,搞不好会成伤口,严重了还会流脓。

高考结束后,莫非没有发挥i好,考了本市一个二类本科,而梁帆则在出榜的那一天销声匿迹了,就连莫非也不知道他在哪。可是她有时候会突然想起他,想起他骄傲的笑容,想起初遇他时自己懵懂不安的心,莫非想自己还是喜欢他的,只是,还没等自己有机会开始自己的初恋,就被梁帆的离开扼杀在摇篮里了。

大一那年暑假,莫非在做暑假工的餐厅遇见了梁帆,他手挽一妖艳女子朝着莫非走来,莫非不知道那时的感觉属于什么,她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,心跳的厉害,原以为,他们只是同学加普通朋友,不曾想,再遇见,她竟然会有些小小的失落。是因为他身边多了一个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女孩?莫非不知道,原本以为梁帆品味没那么差,看来,是她高估梁帆了。

“莫非,不好好学习,怎么出来打工了?”梁帆似乎并没在意莫非有多紧张,莫非镇静了一下说“暑假时间很长,出来挣点零花钱。你小子,一年不见,俨然被社会腐化了。”梁帆听了,笑笑,要了莫非的电话,和那个女孩大步离开了。

现在想想,如果那天他们没有遇见,是不是就不会有之后的灾难?

大学期间,莫非经常给梁帆常去的福利院送去生活用品,他们再次遇见,也是在那里,那天,莫非拿了很多东西往福利院走,远远的看见梁帆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自己,梁帆问莫非:“经常来这里不会是为了见我把?”莫非笑笑,坦然道,是又怎样,你不是照样有了别的女人。梁帆哈哈大笑,“你吃醋了?原来你真的喜欢我,你怎么不说呢?傻丫头。”莫非不明白,梁帆对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,是喜欢,还是只是玩笑?

梁帆带莫非去参观他的住处,原来他住的地方和莫非的学校只一街之隔!梁帆看出了莫非的疑惑,调侃道,是不是以为我在暗恋你啊?呵呵!莫非确实有过这种猜想,可是,经梁帆这么一说,她便更加确信梁帆对自己的用心了,因为自己多少还是有点了解梁帆的,他喜欢口是心非,不喜欢表达自己的情感,这样以来,莫非突然异常兴奋起来,原本以为自己单恋着梁帆多年不会有什么结果,不想梁帆也对自己有意。这真是太美好的事了!

莫非精心策划了一场戏。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逼梁帆亲口说出喜欢自己。

周末,莫非约梁帆去自己打工的餐厅,梁帆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,餐厅人很少,服务员们闲聊着,没有人知道梁帆的到来预示着什么。

“小丫头,叫我来干嘛?”莫非回头,梁帆已经来到自己的身边了,莫非笑,“没事啊,请你喝茶”。一个服务员模样的男生来到莫非身边,对莫非说,“莫非,你晚上有空吗,请你吃饭。”莫非转身对梁帆说,还没给你介绍呢,这是李功胜,我学长。梁帆看了一眼李功胜,说,是理工生吗?呵呵,有的人出生就为自己的专业活着,就像名字,也一样。李功胜似乎听出梁帆的话别有用意,转身忙去了。

这时,店里闯入一个男人,他手拿一把雷管,呵斥店里的人都蹲下不要动,莫非和梁帆都意识到,今天真的不是平凡的一天,原来闯入店里的这个人和餐厅的老板前期合作一个工程,完工后,老板迟迟不给此人工钱,此人被工人们紧逼之下才决定铤而走险,店员及时通知了老板并偷偷报了警。男人歇斯里底的咒骂着餐厅的老板,梁帆这时候突然站了起来,对那个男人说“大哥,你这样,不但要不到钱,还害了你自己,你把东西放下,冷静点,老板一会就来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不敢不给你钱的,我爸爸也是包工程的,也会有干完活要不到钱的时候,但是如果每次都拿着雷管要钱,那我爸爸早就已经呆在监狱了。”男人听了似乎有些动情,他哽咽着,朝店里的每个人诉说着自己的不幸,这时,梁帆趁其不注意,踱步抢过男人手中的雷管朝餐厅外跑出去,几个年轻的男人顺势按倒了那个男人。莫非紧跟着梁帆追出去。梁帆跑到护城河旁,用力将雷管扔了出去,那把雷管在梁帆力的作用下形成了一道美丽的抛物线,映着午后的阳光噗通一声落尽了水里。“它会不会爆炸?”莫非跑到梁帆身边问。“不会的,被水泡过后就不会爆炸了。”“你爸爸真的也是包工头?”莫非疑惑的问。梁帆笑了,“傻丫头,我那是随口说出来的,你还当真了。”莫非突然觉得自己需要重新认识一下身旁的这个男孩子了,他的镇静,他的勇敢,是莫非从未想到的,梁帆的侧脸在夏天午后的阳光照耀下,映着护城河的水光,显得格外的不真实。多年后,莫非回想起那天发生的事,突然就明白了,如果之前自己对梁帆是喜欢,那自那以后她应该就是爱上他了把!

莫非精心策划的那场表白的戏,也泡汤了。

莫非还没出生的时候,莫爸爸和莫妈妈都以为莫非会是个男孩,可是当莫非出生的时候,莫爸看着又黑又瘦小的莫非,呆了半天,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,虽然此后莫爸依然对莫非疼爱有加,但从姥姥得知这一情景后,莫非对自己的爸爸有莫名的失望,难到就因为自己不是男孩,就要在自己来到这世界的第一时间遭遇被嫌弃?此后的十几年,莫非有意不回家,就是想知道,自己在这个家到底有没有一丝分量,直到认识了梁帆,直到了解了他的经历,莫非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的怨恨是那么无理取闹。

暑假偷偷结束了,新学期,莫非除了学习还找了一份家教的工作,一次傍晚,莫非回学校的路上被一个奇怪的女人拦住,莫非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女人,想起,是梁帆身边的女人!还没等莫非多想,那女子先开了口:“莫非,帮我个忙好么?”莫非起初想说自己跟你不熟为什么要帮你,可是那女子根本不允许莫非说话,就接着道:“帮我把这包东西拿给梁帆,你能找到他的。”说完,扬长而去。莫非无奈,心里尤其想知道,梁帆跟这种女人到底什么关系,为什么她会找他帮忙带东西?带着一连串疑问,她来到梁帆的住处,这也是继上次见到他之后第一次来这里,敲门,没有回应,等了一会,脸色苍白的梁帆从外边回来看到莫非表现出很平静,开门,莫非看到梁帆的房间虽然有些乱,但是不难看出,房间的没出摆设以及格局都被用心的打理过,梁帆是有心思的人,也有特别的细腻。“你朋友让我把这东西带给你”莫非打破了沉静,梁帆眼睛一亮,结果包裹感觉到了什么是的,继而又很焦虑的问莫非,“她为什么会让你带给我?她没对你怎样?”莫非不解,这也是自己想知道的。但她摇摇头,不知道该怎样回答,梁帆眼睛恢复了起初的暗淡,对莫非说,“以后不管任何人,不要答应他们做任何事,尤其和我有关的。”莫非问,“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?”梁帆不语,突然,他开始抽搐,开始不停的唏嘘,他控制不住自己的颤抖着,他朝莫非喊:“你走吧,离开这!”莫非被眼前的梁帆吓呆了,她想象不出,曾经阳光,傲慢不羁的梁帆,曾经夜晚突然醒来会想念无比的人,如今在自己的面前,却是这般模样,她扶起梁帆,“你是不是吸毒了?你怎么能沾那东西呢?你到底为什么变成这样了?”梁帆不理会莫非的一连串问题,急忙打开莫非带来的那包东西,莫非终于明白自己带给梁帆的是什么了,她恨自己的无知,但此时她能做的就是阻止他继续错下去,她一把躲过梁帆手中的包裹,“你不能再碰它了!你那么年轻以后难道要靠它活着吗?”“你给我!!”梁帆已经失去理智,他这个样子,还谈什么以后,他原本可以很骄傲,可以很霸道的告诉莫非自己对她的喜欢,他想告诉她他是故意抢他手机,因为她的出现,照亮了少年黯淡不堪的青春期,然后有一粒种子,在那个夏天迅速的发芽,还没等他告诉她自己对她的喜欢,他的一切就变了,他不敢也不能再让莫非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,所以他选择离开,可是,此情此景,他如何开口说喜欢?他最不堪的一面,最想隐藏的一面,在自己最在意的人面前,暴露无疑。这不是玩笑,她那么美好,他已经不能再靠近一点,哪怕一点。他任凭莫非那样惊呆的看着自己,不顾一切的解决完自己的瘾欲。然后他慢慢冷静了下来,头脑也清醒了许多,顿了顿,开始徐徐向莫非讲来自己的经历,语气及其平淡,像是在说别人。

高考前,我爸的公司因为经济纠纷,吃了官司,可是官司最后,法院要求对方赔偿我爸一切债务,然后宣布破产,对方老板因为不堪重负,选择在我爸公司楼下自杀,也许他在暗示着什么,但人已经死了,谁也不知道其中的玄机,这些原本不关我的事,可是,有一天我原本想去找你,请你看一场简单的电影,然后在高中时代结束前告诉你我喜欢你,可是突如其来的一群人打蒙了我,醒来时,一个看起来同龄的女孩站在我面前,对我说,父债子还,你爸欠下的,报复在你身上效果要好上很多,然后我感到全身发麻,意识开始不清醒,那女孩对我说,他们给我注射了毒品,而注射的量一次,足够我成瘾,她说我不会让爸爸就这么死了。我瞬间明白,她是顺华集团康顺华的女儿,她说我叫康灵,记住我,你还会来找我的。

之后的几天我被毒瘾折磨着,我不想告诉任何人,包括我爸爸,可是,没过几天,我爸的公司被查出有商业敲诈,甚至买凶伤人等嫌疑被拘捕,短短几日,我爸被判刑,公司被迫倒闭,我妈因为受不了打击被姥姥接回老家,走的时候,她好像都认不出我了,我没有走,不只是因为我被毒瘾缠身,还因为我I想知道到底我爸和康顺华之间发生了什么导致双方死的死,被判刑的被判刑,这件事最后得利的人又是谁呢?所以我想从康灵那知道点什么,还没等到我想去找她,我就犯毒瘾了,无奈,我拨打了她留给我的电话号码,不多久她带着毒品来找我,用大仇已报的姿态看着躺在地上抽搐不已的我,然后突然蹲在地上痛哭了起来。他说梁帆,现在你我都没有爸爸了,我失去的,你同样也失去了,你终于失去亲人的痛苦了吧?可是,可是为什么我却高兴不起来了?我原本可以无忧无虑的做我的公主,可是为什么,突然间什么都变了?为什么?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,最后,她要求我此后要跟着他,两个曾势不两立对手家的孩子,在同样失去U家人后,她要求我呆在她身边,而且,还是用那种手段,我不想去怨恨康灵,因为她毕竟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女孩,为了自己的爸爸,为了自己心里的仇恨能有地方发泄,于是我成了唯一的对象,后来,康灵说,觉得她爱上了我,我不想去探究这份爱是因恨生爱还是日久生情,我离不开她,只是因为我需要她给我提供毒品,还有就是,就算离开,我也不知道该去哪,我已经不敢再去找你,你我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你那么美好,我岂能打破这份美好……“

莫非听着梁帆的诉说,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,她不敢想象这一年多梁帆是怎么过来的,她心疼面前这个曾无忧阳光的少年,变成今天这样子,是她不想见,也万万想不到的,可是,莫非想,我若对他不管不顾,他会多么孤独,即使痛苦,也需要有一个人陪,那样才不会寂寞吧!他对梁帆说,以后无论你会面对什么,我陪你一起面对,我已经错过了你那么久了,不管你如何不堪,我都不会再错失你。梁帆抬头,看到莫非坚定的眼神,那种眼神不容任何人拒绝,也许心中有爱的人,都想自私一次,把自己喜欢的人留在身边,同情也好,感动也罢。

恋爱中的人总是透着甜蜜的,但梁帆也开始了痛苦的戒毒时光,为了莫非,也为了自己,每天莫非I会给梁帆做可口的饭菜,然后在梁帆毒瘾发作时抱着痛苦挣扎的他,莫非说,坚持住,总会过去的有我在,你一定要坚持下去!数月后,成功戒毒后的梁帆看起来I有些消瘦,但还算有精神,他决定安定下来,为了莫非对他的期待,他不想再去纠结上代人的恩恩怨怨,只想在自己还能爱的时候,好好在一起。可是,事与愿违。康灵的到来打破了两人平静的小生活,康灵并非看起来那样柔弱,她对梁帆说,明天下午这时候,在郊区后山,一切做个了结,然后再也不打扰你们小两口的生活,说罢,扬长而去。

梁帆答应莫非不去理会她的,可是,他却瞒着莫非应约了。

已入深秋的后山,落叶满地,几片摇摇欲坠的枯叶仿佛还在留恋这世界的美好不愿意离去,秋风一吹,干黄的树叶被无情的划落。梁帆毫无防备的被人从背后重头一击!然后失去了知觉。

深夜,焦急的莫非连续不断的拨打着梁帆的手机,可是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然后,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几张照片,照片上,梁帆,莫非深爱的梁帆满头是血被人用绳子捆绑着,闭着眼睛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,莫非呆了,她还算理智,急忙打电话报警,警局很快介入调查,但是,没有任何线索,就连康灵也不知去向,莫非不相信,为什么早上还好好的跟自己说上课要专心的人,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就在这世界上消失了呢???她不敢想,梁帆到底经历了什么?他是死是活?他会回来吗?一切的一切,莫非无从考证,一转眼,两年过去,莫非毕业了,可是她没有放弃寻找,她坚信他会在某个午后突然出现在自己下班的路上,然后微笑着对自己说,非,你还好吗,我回来了、可是没有,日子一天,一天的过去,整整七年了,她已经放弃了,也许在莫非心里,他已经死了,死在七年前那个夜晚,死在莫非的初恋里,于是,二十七岁的莫非开始相亲,她必须为自己的下半生考虑一下了,可是,她从来没想过,自己会再见到他,在七年之后的某一时刻。

(未完待续)

文章标题: 谁的青春没有浅浅的淤青(一)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qinggangushi/39674.html
文章标签:

[谁的青春没有浅浅的淤青(一)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