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生活随笔 > 文章正文

没有什么可以永恒

时间: 2019-07-21 14:58 | 编辑:

小时候老家院子里有一棵枣树,曾经给我留下过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,春日里早芽萌动,微风里摇曳,嫩嫩的好像孩子的小手在挥动;夏天淡黄色的小花开满枝头,满院子都能听见蜜蜂嗡嗡的声音;秋色正浓的时候枣子也成熟了,满树的玛瑙一般带给我们一个甜蜜的梦;冬季多雪,有时候早晨起来一看,玉树琼枝罩住了半个院子,几乎所有童年老家的回忆都有这棵枣树的影子,几乎是生命中一段时间的背景墙一样;没考学离家之前,一到傍晚,我就特别喜欢躺在一个大转椅上,凝望未曾全部变黑的天际,斑驳杂乱的枝杈中等待着那一抹晚霞消逝后的星星出现,憧憬自己的未来。

后来,老家房子要整修,因为地基的原因不得不将这棵枣树伐掉,当时我已经离开老家了,但是仍心里难过了许久,但没有折中的办法,一些新生事物的产生总会有一些旧的东西离我们远去,舍不得却又不得不做出取舍,现在老家院子里已经一点那棵枣树的影子也没有了,新房建成后栽种的几株树也已经长大,但仍无法忘记那些美好的记忆,也许平平淡淡的东西一旦失去就会觉得特别珍贵,沧海桑田之间,有多少变化会被我们铭记呢。回头想一想,逝去的就逝去吧,没有什么可以永恒,包括友情,也包括亘古不变的时光。

上学的时候曾经有过几个不错的同学,天天勾肩搭背的玩伴,在一起做作业、听老师话的时候不多,但偷偷出去旷课,下湾游泳,甚至于一起拿乡邻家的公鸡做菜,配合着去邻村瓜地里肆虐偷瓜这类的事情干了不少,已经记不清楚多少次被老师责令在操场上罚站,难兄难弟战斗的友谊格外深厚,我第一次抽烟、第一次喝酒都是这帮哥们所赐,但初中毕业后各奔东西,我去了县城就读高中,他们有的去读了技校,有的则回家做了老百姓,记得分别时泪眼婆娑的呼喊着莫相负莫相忘之类的誓言,但时过境迁,几年过去,大家见面仍是朋友,十几年过去,就有点变得都是点头之交了,几十年后现在在路上相遇,如果不是刻意细看,大家都几乎不认得了,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剂,但也是最好的遗忘药,有些东西会离你远去,哪怕最纯真的感情在红尘滚滚的岁月里也经不起什么考验,没有什么可以永恒,永恒的只有那些自己的回忆而已。

有段时间一直沉醉于写作小说,当时甚至在一个圈子已经有了小小的名气,某个当时挺有名的论坛版主都约我写一个系列小说,那个时候觉得自己有点自我膨胀了,但是三天打鱼两天上网的写作却被主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我的加盟,当时很失望,也有点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感慨,觉得自己有才,自视极高的想等我出名了如何如何的模样,但终于没有下定决心变得沉稳,很多当时初具想法的素材被很随意的放弃了,然后就是去江苏扬州,那段时间很闲也很有激情,不过终于没有沉下心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,很多所谓的文学梦想也就江郎才尽了,再回首想做点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比原来难了许多,没有什么可以永恒,即使你身体的一部分,即使你认为不会改变的赤子之心和才华横溢,正视自己,正视社会,也许是唯一能够称得上值得珍藏的态度。

没有什么可以永恒,也不必期待什么天长地久,感情会成为淡忘,思念也会变成消逝,当你记不得那些原来的所谓海盟山誓时候,腾出来的空间会增添崭新的东西,不要留恋,也不要缅怀,向着离开的过去挥挥手道一声再见吧。

文章标题: 没有什么可以永恒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senghuosuibi/26176.html
文章标签:

[没有什么可以永恒] 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