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生活随笔 > 文章正文

月夕

时间: 2019-07-25 17:55 | 编辑:

月临纸上,真想迫不及待的舀上一碗光影,给一个寂寞的人。今夜纵使让酒给醉熏了,又怎样,浩浩明月下,竟可以把心放的那么浅,我们且观月皎皎的姿态,且想着那月宫上,玉兔正帮衬着嫦娥做些儿鸳鸯月饼,广寒宫外,也少了劈砍桂树的声音,我相信那颗桂树在比夜一定会疯狂的滋长,也该够了吴刚一年的辛苦了。

记得那年李易安和丈夫刚刚退隐,身居在一个幽静的小院里,月圆之夜,院子内的桂花开了,暗香浮在了墙角,易安便吟道“暗淡轻黄体性柔,情疏迹远只香留,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”,随后又狠狠地念叨,那个屈原呀!听说你曾经寻找过花中的君子,可为什么偏偏把那桂花给遗忘了呢?秋风渐紧,月色被云掩去,易安才转身会屋。在我的印象里,易安始终是个清瘦,寂寞,携着几行细雨的人,却没想到,在这月圆下,竟有如此俏皮可爱之处。

没法想,如果连中秋之节都无法相见,心又会寂寥到何处?一个人在屋里守着灯花,剪着自己的影子,似乎添了一点酒,想到了那年面对着面的聊着农事,情意在粱上萦绕,久久不散,暂且搁下回忆。友人约我去看月,“天将今夜月,一遍洗寰瀛”,那月明夜当头,像是洗净了一切的尘寰,在九霄之上一定有个人在观望这秋,澄清的景,星光都暗淡了,月今夜必然会一枝独秀,唉,人间世事易变,就只剩那月与我独守着当初的情意……

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,别管那距离,在明月的牵引下,你我就如同相聚左右,相思是一种病,这种病不会因为时间而慢慢消弭,我在院子外来回的踱步,在月影涔涔中,我看到你就站在那儿,不曾说什么话,我眼里浸出了泪,靠近的时候你不在了,我看着月,就如同看见你,屋内的烛火已经燃尽了,我身披的素衣也有了许些露水,听着那几只老迈的蝉,在哽咽着语,我也有着千言万语,却只能在梦里向你诉说了。

还记得那年,在密州的码头上,月如琼,我的歌曾在那儿飞扬,在高高的楼阁上,能够看到月上的碧人,而你从千里外找到了我,我不把官场名利放在心上,月会有盈满和稀缺,那种恨亦是可以轻易忘掉,我说过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,我的爱无论在哪儿都一样。今夜你陪在我身边,“此生此夜不长好,明月明年何处看”,明年就怕见不到你。时光如梭,岁月蹉跎,十年的生死别离,如同割让了我几生几世,月下我们相顾无言,但泪却落下了千行,“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冈”。

那天,月如眉,在画堂里初见你,“翩若惊鸿,宛若游龙。容曜秋菊,华茂春松”,在桥畔边“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”,你就像天上偷偷下凡的神女,我一眼便无法自拔,我不是个轻浮的人,如果承诺,就一定会遵守,我们约好了在中秋相见,千万不要负了我的浓情。“免使月明时,两处空断肠”。故事如同琴声倘佯在银河里,可是终被时光催断了弦,我们转在彼此的世界里,呼吸着不同的气息,却留着同一种泪。

月上了梢头,有很多人躲在角落里,回忆开始蔓延,仿佛在月下,对面就是自己日日相思之人。中秋时节,慌乱的都是故人的心,风烟从地上一圈圈的腾起泪水,悲欢离合,我们却与酒强颜欢笑,老树上,还待着几只夜鸭,露水浸湿了桂花,荼蘼的心事尽了,而我们却在彼此的天涯,流浪这一场不尽的风沙……

文:竹风亦浅

qq:755692294

文章标题: 月夕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senghuosuibi/28287.html
文章标签:

[月夕] 相关文章推荐: